隨著歐洲疫苗接種的開始,巴爾干人感到被拋棄

在2020年12月29日星期二拍攝的這張照片中,戴著聖誕老人面具的人四處閒逛,戴著口罩的人穿過馬其頓北部斯科普里市中心。上個月,當歐盟各地成千上萬的人同時開始捲起袖子以進行冠狀病毒疫苗注射時,歐洲大陸的一個角落被拋在了後面,感到被孤立和拋棄:巴爾乾地區。(美聯社照片/鮑里斯·格達諾斯基) 鮑里斯·格達諾斯基(BORIS GRDANOSKI) 美聯社

波斯尼亞和黑塞哥維那薩拉熱窩

上個月,當歐洲聯盟成千上萬的人開始捲起袖子進行冠狀病毒疫苗注射時,歐洲大陸的一個角落被拋在了後面,感到被孤立和拋棄:巴爾幹半島。

巴爾幹國家一直在努力從多家公司和計劃中獲得COVID-19疫苗,但是歐洲東南部的大多數國家仍在等待首批疫苗的到來,沒有確定開始全國接種活動的時間表。

已經很清楚的是,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科索沃,黑山,北馬其頓和塞爾維亞(約有2000萬人口)將遠遠落後於歐盟27個國家和英國,他們將通過為他們的許多人快速接種疫苗來努力實現群體免疫人。

北馬其頓的流行病學家德拉甘·丹尼爾洛夫斯基(Dragan Danilovski)將西巴爾乾地區當前的疫苗狀況與1911年泰坦尼克號沉沒期間看到的不平等現象進行了比較。

丹尼爾洛夫斯基對電視台24號播報員說:“富人搶走了所有可用的救生艇,把不幸的人拋在了後面。”

世界正面臨著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健康危機,這種情緒已在西巴爾乾地區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這個名詞用來表示想要加入但仍未加入歐盟的巴爾幹國家。親俄政客在這個夾在西方和俄羅斯勢力範圍之間的地區積極地煽動它。

現年50歲的Belma Djonko在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說:“我彷佛跌入了恢復正常生活的希望之谷。”他描述了聽到成千上萬的醫生,護士和醫護人員的情感後果。歐盟各地的老年人都接受了美國製藥商輝瑞公司和德國BioNTech公司研發的第一劑疫苗,而飽受戰爭war的國家一直在等待。

許多巴爾幹國家將希望寄託在世界衛生組織和全球慈善團體成立的全球疫苗採購機構COVAX上,以應對日益嚴重的疫苗分配不公問題。COVAX已經獲得了幾種有前途的COVID-19疫苗的交易,但是目前,它只覆蓋接種該國20%人口的劑量。

與其他政治上不穩定的後共產主義的巴爾幹國家一樣,它們長期以來一直表示自己希望加入歐盟,但一直未能滿足實現這一目標的條件,波斯尼亞已通過COVAX保留了疫苗,並有望最早於4月開始接受第一劑疫苗。

從現在開始似乎是永恆的。


如果您喜歡我們的資訊
有廣告合作的想法與需求, 歡迎與我們聯繫!

我們的 email 是
support@ainfomedia.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