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著歐洲疫苗接種的開始,巴爾干人感到被拋棄

當歐洲聯盟成千上萬的人捲起袖子接受抗冠狀病毒疫苗接種時,歐洲大陸的一個角落被孤立和拋棄:巴爾幹半島

上個月,當歐盟各地成千上萬的人開始捲起袖子進行冠狀病毒疫苗注射時,歐洲大陸的一個角落被拋在了後面,感到被孤立和拋棄:巴爾幹半島

巴爾幹國家一直在努力從多家公司和計劃中獲得COVID-19疫苗,但是大多數歐洲東南部的國家仍在等待第一批疫苗的到來,沒有確定開始全國接種活動的時間表。

已經很清楚的是,阿爾巴尼亞,波斯尼亞,科索沃,黑山,北馬其頓和塞爾維亞(約有2000萬人口)將遠遠落後於歐盟的27個國家和英國,他們將通過為大部分人快速接種疫苗來努力獲得人們的免疫力。他們的人民。

北馬其頓的流行病學家德拉甘·丹尼爾洛夫斯基(Dragan Danilovski)將西巴爾乾地區當前的疫苗狀況與1911年泰坦尼克號沉沒期間看到的不平等現象進行了比較。

丹尼爾洛夫斯基對電視台24號播報員說:“富人搶走了所有可用的救生艇,把不幸的人拋在了後面。”

世界正面臨著一個世紀以來最嚴重的健康危機,這種情緒已在西巴爾乾地區引起了人們的注意。這個名詞用來表示想要加入但仍未加入歐盟的巴爾幹國家。親俄政客在這個夾在西方和俄羅斯勢力範圍之間的地區積極地煽動它。

現年50歲的Belma Djonko在波斯尼亞首都薩拉熱窩說:“我彷佛跌入了恢復正常生活的希望之谷。”他描述了聽到成千上萬的醫生,護士和醫護人員的情感後果。歐盟各地的老年人已接受美國製藥商輝瑞公司和德國BioNTech公司研發的第一劑疫苗,而飽受戰爭war的國家一直在等待。

許多巴爾幹國家將希望寄託在由世界衛生組織和全球慈善團體成立的全球疫苗採購機構COVAX上,以應對日益嚴重的疫苗分配不公問題。COVAX已經獲得了幾種有前途的COVID-19疫苗的交易,但是目前,它只覆蓋接種該國20%人口的劑量。

與其他政治上不穩定的後共產主義後巴爾幹國家早就宣稱自己希望加入歐盟,但一直未能滿足實現該目標的條件一樣,波斯尼亞已通過COVAX保留了疫苗,並有望最早於4月開始接受第一劑疫苗。

從現在開始,這似乎是永恆的。

Djonko說:“與此同時,我必須繼續剝奪我83歲的父親的公司及其對子孫的愛,” Djonko指的是對病毒的高科技含量低但令人心碎的防禦措施,使老年人遠離潛在的感染源。

塞爾維亞是迄今為止唯一的西部巴爾幹國家,可以從輝瑞BioNTech和俄羅斯開發的Sputnik V疫苗中獲得疫苗注射。但是,塞爾維亞沒有足夠的劑量來開始大規模疫苗接種,因為只有25,000針的輝瑞-BioNTech疫苗和2400支的俄羅斯疫苗已經到達。

塞爾維亞的疫苗接種計劃始於12月24日,即歐盟前三天,當時總理安娜·布拉納比奇(Ana Brnabic)接受了這一劑量以增強公眾對該疫苗的信任,因為許多巴爾幹國家政府也在努力應對強大的反疫苗接種運動。

歐盟執行機構歐盟委員會最近同意了一項7,000萬歐元(合8,600萬美元)的一攬子計劃,以幫助巴爾幹國家獲得疫苗,而該集團已經為COVAX貢獻了5億歐元(合6.16億美元)。

歐盟擴大專員奧利弗·瓦爾赫利(Oliver Varhelyi)說:“在大流行中,歐盟表明我們將西巴爾乾地區視為特權夥伴。”

執行委員會負責人烏爾蘇拉·馮·德·萊恩(Ursula von der Leyen)表示,到2021年,歐盟將為居民提供更多的疫苗,並表示該集團可以與西巴爾乾和非洲國家共享額外的供應。

然而在巴爾幹半島,主要印像是該集團再次使不發達的歐洲地區失敗。用阿爾巴尼亞政治分析家Skender Minxhozi的話說,歐盟已經達到了“停擺或停擺”的時刻。

Minxhozi說:“要么告訴我們您在乎我們,要么讓我們中的一些人跟隨俄羅斯或中國的吹笛者的呼喚,他們帶著裝滿疫苗的口袋穿越世界,請不要感到驚訝。”

在大流行中,西方顯然缺乏團結,當地的親俄羅斯政客正在利用歐盟來將歐盟描繪成純粹以利益為導向。與此同時,俄羅斯和中國正在爭奪政治和經濟影響力。

“我相信(俄羅斯的疫苗),我不相信來自西方的商業敘述,”波斯尼亞塞族領導人的米洛拉德·多迪克(Milorad Dodik)在他接受冠狀病毒住院治療之前宣稱。

在阿爾巴尼亞首都地拉那,總理埃迪·拉瑪(Edi Rama)在社交媒體上發布消息說,莫斯科準備立即向阿爾巴尼亞提供人造衛星V疫苗時,要求俄羅斯大使館道歉,儘管該槍未在歐盟獲得認證。

拉瑪說:“作為一個人,我感到憤慨,作為一個歐洲人,我感到羞恥,而作為阿爾巴尼亞總理,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積極主動,不允許阿爾巴尼亞人被排除與其他歐洲人同時受到保護的可能性。”合同購買500,000劑Pfizer-BioNTech疫苗。

一些人認為,在該地區,多年來對政府和公共機構的信任度下降,已經增加了拒絕病毒注射和疫苗懷疑論者的聲音,因此疫苗接種的延遲可能被證明是一種變相。

“我迫不及待地想要恢復正常生活,為此我們需要成功的疫苗,”在薩拉熱窩的COVID-19醫院工作的傳染病專家Belma Gazibara說。

加濟巴拉(Gazibara)說,觀看冠狀病毒疫苗在歐洲其他地方的推廣,也會增加波斯尼亞人也有機會注射疫苗。

她說:“如果像我強烈希望的那樣,批准的疫苗能在歐洲其他地方兌現諾言,我希望吸收的疫苗數量會比現在高得多。”


If you like our information
If you have ideas and needs for advertising cooperation, please contact us!

Our email is
support@ainfomedia.com